笔趣阁

登陆 注册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邪帝狂后:废材九小姐 > 第732章 番外阎北城篇

第732章 番外阎北城篇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州大陆最为卑微最为世人所不容的魔族之中,身为魔族,无论行至哪里,都如过街老鼠一样,人人喊打,人人恐惧。      那高高在上的仙族与神族更是将我们视作牲畜妖孽,见之则杀。      诚然,魔族之人也的确大都为险恶狡诈之人,更是野心勃勃,妄想代替仙族神族,主宰一方。      我对称霸六界无甚兴趣,我只是拼命修炼,意欲摆脱这一切。      值得庆幸的是,我与那神族的神尊天申同为混沌初生的年岁出世,我潜心修炼,用了千年的时光便以魔族之躯,飞身为神,便是与那天申的功力也不相上下。      魔族上下称我为魔神,意欲让我率领魔族攻打仙族魔族人族,我却躲了起来,过自己的逍遥日子。      只是,在是与世无争的日子,都难免无趣。      直至我在那轮回门之内见到了那一缕执着至极的灵魂。      明明她的魂魄已然虚弱到随时都会消散,她却仍是满心执念,不肯入轮回,诚然,她的魂魄太过虚弱,凭自身之力也无法入轮回。      百年的时间,于我来说不过是弹指一挥间,于那缕幽魂来说却已是极限。      我曾答应过云舞,会保住这女子,可我也曾于神族立下契约,绝不出手,我最终还是在她即将灰飞烟灭之时出了手,将她救了下来。      神族很快倾巢而出,我全心护着她,又被众多神族高手围攻,不慎重伤,勉强将她送入轮回道,也是为了躲避神族的追击,也是为了在多次轮回之中修复自己受到重创的灵魂,一同入了轮回道。      不料那神族还是穷追不舍,害的轮回井出了问题,她被送入了异界,我同样与她分开,入了另一个人世。      在人世间的十几载,我成为了阎北城。      当年,我的心中只有复仇,从未想过我这样凉薄苦性的人竟也能遇到此生挚爱。      从一开始的戒备防范,到后来渐渐被她的一举一动,一颦一笑感染,那时起,我的世界里除了仇恨之外,便是全都是她。      只是这一切,她当时恐怕都不知情,我对她的爱,来的比她早了许多。      她是一个清冷淡泊之人,除此之外,我更是发现我们二人有很多相像之处,一样令人作呕的父亲,一样坎坷的身世,一样背负的仇恨,每一个契合之处,都让我心中略有欢喜。      唯一的不同便是,我满心的黑暗晦涩,她除了与我相同的黑暗之外,更多的则是淡漠无感,心中似被什么包裹住,很难融入。      我知道,这样的一个女子,想走进她的手中定然极为艰难,我从未试过如何去讨女孩子的欢心,只能凭借本能而来。      人后的我凉薄冷酷,人前又要伪装成纨绔子弟,私下面对她我本可以不必伪装,可我若卸下伪装,她也是一副清冷不苟言笑的样子,我们二人又怎能有半分进展?      我第一次见她时,她满脸疤痕,形容恐怖,却唯有一双眼眸亮的惊人,我便已在心中暗暗想着,若是能将她嫁与我,倒是与我这形容丑陋的废柴王爷颇为相配。      事实证明,我们的确十分相配。      相配到……连名声都是一样的臭名昭著,无人不知。      那时,我只是一介凡人,可我对她却是全心全意,可她对感情迟钝,不管我作何努力,她都还是茫然无知,只当我们还是那般互惠互利的关系,好在我不甘放弃,终究将她的心捂热,她同我表露心迹之时,是我二十余年来,第一次那般欢喜,我一生的欢喜似都聚集在那一刻。      那时,她也终于朝我真切的笑了起来,将她的所有毫无保留的告知于我。      我们携手从禹州一路到了皇城,历经生死,终于可以逍遥自在,却在宁谙知出现的那一刻,有了些许转变。      那时我的记忆还未觉醒,他显露在人前的仙术令我无比忌惮,尤为是在他送了那拟像的鸟儿给陌上花,至她昏倒之时,我还是半分觉醒的迹象也无,心中惶恐到了极点。      好在我的记忆并未就此尘封下去,终究是在阴差阳错的觉醒了。      数万年的记忆一齐涌入我的脑海,没人知晓我的痛楚,我也不愿说出,我很怕她会太过担心。      可我醒来之时,看到的还是她满眼的血丝,满身的憔悴。      尽管恢复了从年的记忆,我对她的爱不减分毫,她的样子更令我心疼不已。那时我便在心立誓,定然会让她过上期许的日子。      我很自私,我不肯登上皇位,只愿完成她的理想,陪她做一对逍遥夫妻。      之后的种种好不容易熬过,阎岑轩坐了帝位,我心中对他最后一丝戒备也尽数消散,因为我问过柳正,那是他以半数寿命换来的结果,我很怕陌儿会有心理负担,便配合着不让她察觉出此事。      接下来的三年,是我最为幸福的日子。      我们在皇城之时,因为要守孝不得过分张扬,她又怀着身孕分外辛苦,我日日伴着,恨不能辞了身上一切官职爵位,只日日陪在她身边,若非她嗔骂了我两回,我恐怕真的会这么做。      后来她生产之时,看着她痛苦的整张脸都扭曲起来,我浑身都在颤抖,此生的恐慌都聚集于此,万年干涸的眼角也湿润了几分,险些落泪。      可我当时功法尚未恢复,我帮不上她分毫的忙。      好在她最后平安无事,我们也有了我们共同的骨血,我当时便已在心中决定,无论如何,这都将是我们唯一的孩子,我绝不会在让她经历一次。      她因为生产的原因冲破了往日的禁制,以往的记忆尽数涌上,她产后虚弱,我担心她因此情绪过于激动,气血翻涌,在不管不顾的拖着虚弱的身体前去,只能将她的记忆重新封上。      我本想在等思舟七八岁之时,在让她恢复记忆,只是世事难料,她最后竟提前恢复了记忆。      我那时仍不能看透宁谙知的身份,以至于不甚落入了他的算计之中,与陌儿思舟一起跌入了空间裂缝。      在空间裂缝之中,我的力量护不住陌儿,只能勉强拉住思舟,眼睁睁的看着宁谙知将她带向了未知。      我最终万分崩溃的回到了神州大陆。      我知晓在我离开的这段时日,神州大陆出了一场巨大的变故,是因云舞而起,最开始的祸乱不存在了,而那些的神族的老顽固们却还是安然无恙,我一回来,他们就像是嗅到了美味的恶狗一样,尽数扑了上来。      索性我在堕入轮回之前,暗中留了一部分的传承力量所在,将那力量重新拿回来,我才恢复了往日八成的功力。      彼时,我又带小思舟回了魔族,这些神族的老顽固们自然对我无可奈何。      可我没想到,他们竟有胆子挑起神魔两族大战,魔族被压抑多年,此时也蠢蠢欲动。      可一旦两方开战,没有百年恐怕难以消停,但我的陌儿,只怕等不到那个时候,我不想待百年之后,只能遗憾的去寻她的下一世。      索性最后关头,天申挺身而出,将神族压制了回去。      我知道,天申是因为云舞,因为这个千年前他的母亲,我对他到了谢,也知晓了那宁谙知是他的一个替身,心中所有的困惑这才解开。      可这一切事情处理好,已过了九年时间,便是思舟也已长大成人。      我心急如焚,万幸有天申的指引才不必茫然的在三千世界穿梭,很快就直接到了地球,见到了我朝思暮想的陌儿。      她果然也未放弃我,一直潜心修炼,进度惊人。      我不敢打断她,只悄悄将自己的灵力输给她,祝她突破,另一方面,我早已在神州大陆见到了云舞,我们一同定下了这份计划,打算给陌儿一个惊喜。      我本想将淮阳的一切准备好,就直接现身见她,在带她一起回去,却没想到她竟然独自穿梭而来,还险些再次迷失其中,我心痛不已,将她带了回来,小心翼翼的治好了她在乱流中所受的伤,将她安置在王府之内。      后来,她在我的布局之下,被推上了马车。      我平常对衣着并不上心,那日却精心挑了与她相配的服制,神采奕奕的出现在她面前。      那是我第一次见她那般崩溃大哭,我将她紧紧拥在怀中,在心中一遍一遍告诉自己,日后再也不会离开她一步。      她很聪明,果然猜到了我的一切计划,见到云舞之后的一切反应,也都在我的意料之中。      不过,这些都还不算是我准备的惊喜。      真正的惊喜,她绝不会想到。      我与云舞还有一众人为她庆生,在所有人目光注视下,我缓缓说出自我恢复功法之后,便一直都在思索考虑的事情,与她共享生命。      我想,唯有如此,我们才能永远相守。      她望着我,眸中亦倒映处我的身影,目中隐隐泛着水光,轻声答,好。      我的世界在那一刻定格为永恒,那一刻,我在心中告诉自己,从此以后,我们死生不离。      :。: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